用电用户 | 供应商 | 求职者 |  传播者 |  繁体中文 |  ENGLISH

镜头里的东莞“网”事

信息来源:广东电网  发布时间2014-12-15


《电力抢修》。罗智勇 摄

《电网乐章》。李洪堆 摄

《美丽灯光 塘厦之夜》。杨丽莹 摄

《美丽夜色》。夏杰 摄

《巡线作业 》。罗智勇 摄

《壮志凌云》。罗智勇 摄

  电力独白:我喜欢用镜头记录电网发展,我也喜欢捕捉电力工人的一天。我希翼通过我的镜头,近距离、真实地记录下电力人的工作状态,让身边的人更加了解这群跟电“打交道”的人。

  勇叔,今年五十出头的他是一家网站的签约摄影师。作为东莞拍摄电网的资深“发烧友”,不顾风吹日晒,背着长枪短炮在荒郊山头或繁华街道抢占各种有利位置,只为找准角度捕捉下电力工人检修作业的瞬间,是勇叔最大的爱好。

  “东莞供电局组织的‘供电杯’摄影大赛暨走近电网系列活动到今年已是第三个年头,我一次也没拉下。”开朗的勇叔一见面便迫不及待地向记者展示了这些年记录下的与电相关的照片,“我想让更多的人透过我的镜头,看到电力工人的辛劳与东莞电网的发展变迁。”

  烈日下顾不上吃饭的抢修

  在“哒哒”的鼠标点击声中,一张张照片在勇叔的电脑屏幕上掠过,时间也随之倒流,定格在当时的场景里:烈日下,一名名身穿蓝色工服、腰间系着安全绳的电力工人正攀爬在高高的电线杆上,手握着工具聚精会神地操作着。

  “这是2013年9月25日中午拍的。”勇叔看着照片回忆道,那天他刚好经过东莞老城街区,听到远处传来发电机发出的马达声响,于是便循声而去。沿途看到周边店铺似乎都停了电。“嗯,一定是有故障停电。”勇叔心想着,不由得加快脚步前去看个究竟。果然,几名身着蓝色工服的电力工人已经在故障点忙碌开来。

  “这样的场景怎么能错过。”勇叔麻利地拿出了随身携带的摄影器材,不停地按动着快门。“为了跟拍他们工作的场景,我从11点多拍到中午1点多,饿得肚子咕咕叫,可他们却丝毫没有停下来休息的意思。”勇叔说,“为了让周围的用户能早点用上电,在烈日暴晒下的两个多小时里,电力工人们除了中途喝点水外,手里的活一刻也没耽搁,甚至连饭都没顾上吃一口。蓝色的工服上,留下了一大片浸湿的汗渍。”

  勇叔拍下的这组照片在后来的第二届“供电杯”摄影比赛获得了三等奖,也激起了他拍摄电力工人工作场景的兴趣。“在这之前,我从没有这么近距离接触和拍摄过这样的场景,电力工人忘我的工作精神和责任感,让我吃惊的同时也倍感钦佩。”勇叔说,在那之后的日子里,随着他和电力工人接触次数的增多,才发现这样的抢修仅仅只是电力工人日常工作的一个普通缩影。在勇叔的印象里,“万家灯火的守护者”是东莞供电人最美的名字。

  电网就像四通八达的高速路

  在东莞东城区板桥变电站内,一座座挺拔的高压塔,一条条细长的高压线正将电力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城市的各个角落。旁边一条宽敞的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电网、公路巧妙的构图,东莞的电网和路网一样四通八达。”对东莞电网的迅猛发展,勇叔不禁感叹道。

  据他回忆,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随着一座座工厂在各个街镇拔地建起,用电量迅速蹿高,电力变得十分紧缺。“因为那时拉闸限电太频繁,我当时的企业不得已花了上万元买了一台发电机自发电。”勇叔说,为了跟上这座城市快速的发展步伐,东莞电网进入了一个高速建设与发展时期。

  记者从东莞供电局提供的数据中也梳理出一张东莞电网变迁的路径图:上世纪60年代,随着东莞第一座变电站的投运,珠江电网延伸到东莞,东莞掀起建设35千伏输变电工程的高潮,10千伏、35千伏供电网架基本形成;上世纪70年代,对35千伏变电站开始进行改造升压;上世纪80年代,东莞以建设110千伏网络为主,特别是随着1983年板桥输变电工程的竣工,220千伏电压等级的电网为东莞“三来一补”加工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上世纪90年代,东莞实现每个镇有1个以上110千伏变电站供电,逐步淘汰35千伏电压等级,并于1996年至2000年间,进行大规模建设220千伏输变电工程和500千伏输变电工程的开建。截至2014年10月,东莞在运的变电站达到160座,运行输电线路共计4099.3679千米,为东莞各街镇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可靠的电支撑。

  “镜头下的铁塔银丝,带着一种冷峻的美。由它们搭建而成的可靠、智能电网,像引擎一定推动着这座城市不断转型发展。”采访结束时,已是夜幕降临。勇叔习惯性地摸出他的相机,将镜头对准不远处的莞城西城楼。璀璨灯火中的旧城楼也静观着东莞电网日新月异发展给这座城市和生活在其中的居民所带来的美好变化。(许思雅 许依寒)

相关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